智库建言:充分重视疫后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和产业链建设

时间:2020-02-17 12:29:57 浏览:1次
智库建言:充分重视疫后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和产业链建设

这些天很多人开始担忧疫情对中国经济产生负面影响,更有甚者, 一些国外政客幸灾乐祸,认为自己抓到了一次打压中国经济的机会。 善良的人们心中不免画了一个问号,究竟有没有负面影响?必须说,有影响,负面影响很大。因为防疫限制人口流动导致劳动力复工难, 以及对劳动密集型行业必然产生影响。企业不能复工产生不了收入, 但员工工资,场地租金,水电费等等,都要固定支出。以上海为例,目前在上海各类用人单位办理就业登记的全国各省市来沪人员已经达到463.3万人(加上没有办理登记的务工人员数字还会大幅上升)。防控疫情需要人口避免大规模流动和聚集,隔离防控,大幅降低人口流动,影响了工人沪、工厂复工延迟,企业停工减产,制造业、房地产、基建投资短期基本停滞,进而影响到实体企业生产。这些产业在上海举足轻重,肯定会影响上海市GDP增长率。大企业家有余粮能坚持一阵子,那些中小企业就比较难以为继。

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调研指导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时发表的重要讲话中指出,要坚定信心,看到我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变,疫情的冲击只是短期的,不要被问题和困难吓倒。一方面要继续阻击疫情,另一方面要加强经济运行调度,尽可能降低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努力完成今年经济社会发展各项目标任务。从中央到地方都出台了一些支持性政策,中小企业度过难关。

必须看到,疫情并不是经济金融危机,以往世界各国如果发生了经济金融危机,其影响都是跨年的,负面影响甚至可以达几年。但中国这次疫情,是一次公共卫生事件,公共卫生事件的危害性虽然有,但是与经济金融危机的危害性是无法相提并论的。当年索罗斯造成的东南亚金融危机,给当地的财富造成了严重损失,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说,辛辛苦苦奋斗了40年,结果被这个金融危机一下子给打垮了。但是,中国这次疫情不是经济金融危机,是一次公共卫生事件,不太会影响到经济的基本面。从2003年sars危机后中国经济快速恢复并继续增长,我们应该能看到这一点。

按照凯恩斯的总需求分析,总需求包括投资和消费,再加上进出口。疫情的到来,影响最直接的就是消费需求,具体而言,柴米油盐的需求是刚需,不会受到影响。影响的都是产于米油盐之外的奢侈需求,精神生活的需求,包括文化,教育,旅游,影视,餐饮等方面。这些需求也是暂时的,不过被疫情所延迟。只要疫情一过,旅游还得继续,电子产品还需要升级,电影还要照看,孩子教育还要花费不菲。只不过这一阵子因为怕被传染,走不出去进行消费。疫情一过,被延迟的消费必然会被释放,消费需求还客观存在,延迟了几个月消费并不等于需求消失了,极有可能报复性反弹,总消费需求反而可能会超过正常时期的总过量,所以,消费需求这一块不用担心。

总需求的另外一块是投资需求,这一块的影响主要体现在劳动力复工难。相当于企业多支付了两三个月的固定成本。不过,通过中央到地方的财政补贴及金融扶植政策,会很大程度对冲负面影响。那些现金流好的企业如果得到这些扶植,能度过两三个月艰难期。只有那些本来现金流就不好的企业,高负债经营的企业,即使没有疫情,它们的现金流还是紧张,该倒闭还是要倒闭,也是正常的市场出清。

最后一块是进出口,进出口的净值也就是反映了国内国外的需求对比。和上面分析消费需求一样,这些需求也是客观存在的,不会无凭无故消失的,只不过是被延迟和暂时压抑了而已。 三个方面看,总需求不用看数据,数据是延迟的,可能会影响全年的GDP增速,但如果不以一整年为周期计算,而从一个长远的经济周期来看的话,就不必过于担心,因为总需求是客观存在的,中国经济的基本面是不变的。

当然,疫情负面冲击是客观存在的,会对2020年GDP增长及就业增长带来短暂冲击,但我们也应辩证地看到这次公共卫生事件后的“危中有机”。首先,是提升全国公共卫生教育能级的重要机遇。近年来,政府在公共卫生宣传教育方面的投入虽然一直持续,但增长较为缓慢。这次疫情,对于卫生防护等知识和技能都是一次很好的普及机遇。公共卫生教育必须保障一定的宣传教育覆盖率,才能提升公共卫生知晓率。国家在这方面每年如保持一个稳定的财政投入增长,就会带动总需求上涨。因为这也会带动公共卫生教育、培训、传播产业的持续增长。

其次,这次疫情防控是全面完善全国各地社会治理能力尤其是应急管理体系建设的重要机遇。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是指已经发生或者可能发生的、对公众健康造成或者可能造成重大损失的传染病疫情和不明原因的群体性疫病,如这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传染。还有重大食物中毒和职业中毒以及其他危害公共健康的突发公共事件。这些应急工作不可松懈,建立一个完善的应急管理系统是提升社会治理能力的重要方面,和平时代需要,一旦发生战争更加必要。因此需要持续投入,常抓不懈。这是一个体系化的建设,也有对应的产业体系需要发展。从事公共卫生领域生产和销售的企业,所属行业的公共性质,制约了其发展。这些企业大部分利润率都不高,可对社会公共卫生却是不可或缺。近几年来,中央鼓励发展混合所有制企业。至少在公共卫生领域,特别是在应急领域,思路可以放宽一些,可以发展完善应急产业链,包括防护用品生产厂家,如口罩、防护服、手套、消毒水、洗手液等等。安排公共卫生给这些厂家订单,平时保证其生存。遇到类似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其功能就显示并发挥出来。

最后,是加快加大卫生产业发展,如医院建设和应急产业链的重要发展机遇。公共卫生重要的版块是医院,用宏观经济学分析来看,本次疫情造成的负面冲击会带来有效需求不足,解决之道就是加强资源资金投入,用好国家给与的政策支持,募集社会资本,推进一批中大型医院建设,结合卫生医疗系统改革,丰富医疗资源,满足人民群众对医疗资源更高质量的需求。

栏目主编:王多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邵竞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上海市人民政府上海研究院研究员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为网络转载,非中国彩虹热线的作品,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

热门推荐